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资讯 »正文

两个洋八路的中国情缘(18)

资讯 adm1n 2018-11-22 15:29:51 查看评论 加入收藏

  感情深厚

  米勒与彭德怀的感情很深厚,当年在延安,米勒曾与彭德怀在一个土炕上聊过天。他身上穿的一件短款皮夹克就是彭德怀从自己身上脱下,赠送给米勒,并亲自为他穿上的。

  米勒给我讲了这件皮夹克的故事。自从米勒来到第十八集团军,三年的奔波转移、繁重的医疗任务加上缺乏营养,他壮实的身体逐渐被拖垮了。除了消化道疾病外,他还患上了细菌性痢疾,生命一度垂危。刘伯承得知后立即要求卫生部关心米勒的健康,把当时治疗痢疾的最好的药给他用上,指示一定要治好他。

  彭德怀看到米勒病体变得如此瘦弱,立即从身上脱下自己的皮夹克,披在米勒身上。彭德怀说,皮衣虽然旧了些,也短了些,但还是可以挡挡风寒。不久,米勒又感染了伤寒,高烧持续不退。

  军区卫生部长钱信忠亲自带领最好的医生给他会诊,在万分困难的条件下,想方设法调来了葡萄糖,并派了特别护理,用鸡蛋羹、小米稀饭、白糖等来给米勒滋养身体。八路军总部经常来电询问米勒的健康状况,再三命令一定要尽一切力量使他脱离险境,恢复健康。邓小平还专程来看望米勒。

  1980年代,我陪同米勒重返太行山,在彭德怀当年住过的窑洞里,米勒久久不肯离去。最后,他恳切地提出一个要求说:我能不能在彭德怀睡过的土炕上再坐一坐?陪同的同志满口允诺。于是,米勒一屁股坐在土炕上,一边抚摸着,一边回想着他与彭德怀当年共睡在这个土炕上通宵聊天的一幕幕往事和他们之间的友情。

  一切为了病人,是米勒的原则。这个感人故事不是米勒对我讲的,而是我同事的哥哥蔡培森告诉我的。

  蔡培森在百团大战时被日军瓦斯弹击中,身负重伤,被担架抬到了一二九师野战医院,为他治疗的正是米勒。

  与蔡培森一起送来的共有五个特重伤员,都是肢体里有诸多弹片。当时,战事紧张,医药紧缺,一般对难治而没有生命危险的伤员往往采取截肢手术,这样伤口愈合快。

  可是米勒没有这样做。与蔡培森同病房的一个病人,是陈锡联旅的战士,膝盖里有弹片。米勒为了保住他的腿,反复考虑治疗方案,设法既能取出膝盖里的弹片和碎骨,又不加重关节的损伤。经过一天的细致手术,米勒取出了弹片和碎骨,保住了这个伤员的腿。

  蔡培森也是膝盖里有弹片和碎骨,米勒同样用了大半天时间进行手术,取出了弹片和碎骨。但是,由于身体虚弱,伤员全身麻醉后休克了,处于死亡的边缘。米勒及时注射强心针,挽救了他的生命,也保住了他的肢体。五名重伤员全部保住了肢体,重返战斗岗位。

  蔡培森在治疗期间,亲眼看见米勒在缺少医疗用品的情况下,反复使用经过蒸煮消毒的用过的纱布和棉球。

  当时领导照顾国际友人,给米勒一些营养品,可是他舍不得吃,全给了重伤员补营养。米勒空闲时还与工作人员以及轻伤员一起上山背柴。

  东方出版中心出版

(责任编辑:HN666)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微信